他出生于馬裏蘭州,他的祖先來自于澳大利亞。他父母是老實巴交的老人。在家裏,他排行老三。因爲家境不好的緣故,父母很早就打算讓他棄學,但遭到了兩個姐姐的強烈反對。在他的記憶中,那次兩個姐姐和父親吵得很厲害,大姐甚至一度提出讓自己來資助弟弟讀書,這一方案最終沒有得到父親的首肯。
雖然吃的都是鹹菜幹飯,但是他的身體卻在猛速增長。六歲時,他的身高已經達到四英尺三英寸,這讓他感到很煩惱。但是細心的姐姐發現了這一變化,認爲他將是罕見的遊泳天才。于是她想方設法的弄了一些遊泳方面的雜志給他看,並利用一切閑暇給他灌輸相關知識。在姐姐的影響下,他對遊泳近乎變的癡迷起來。
然而當他把要立志做一名遊泳員的想法告訴父親時,卻遭到父親強烈的反對。原因是他的兩個姐姐已經是遊泳隊員了,巨大的開銷早就讓這個貧困家庭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在經濟低迷的一段時間裏,父親不得不靠賣血來維持家用。發親當場就給了他一巴掌,冷笑著說:“你這個傻瓜,你知道白癡是怎麽出來的嗎?就是像你這樣想出來的。遊泳?你以爲人人都是天才,別做夢了。”
然而他並不甘心嘴一個碌碌無爲的人。在姐姐的指導下,他總能輕松學會別的少年所不能掌握的技巧,他十一歲那年,姐姐把它推薦給鮑曼教練。
鮑曼在觀看了他在水池裏傑出的表現後,迫不及待的趕到他的家裏,對他的父母說:“你的兒子天賦極佳,他的潛力是無限的,讓他跟鳳凰奇迹吧。”同樣的話語,父親也聽過很多次了。而同一年,他成了一名警察,妻子也當了老師。因爲經濟條件的改善,他也沒在阻止教練的請求。
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他終于將自己的理想一一變成了實現。2001年,他打破了200米蝶泳紀錄,成爲最年輕的世界紀錄保持者。並贏得了“神童”的美譽。2003年,他接連五次打破世界紀錄,當之無愧的被評爲年度世界最佳男子遊泳運動員。2007年,在墨爾本世錦賽上,他更是獨攬七金,被人稱爲世界泳壇上的“一哥”。
2008年8月10日,在北京奧運會的首次比賽中,他輕松獲得男子400米混合泳的冠軍,並再次打破這個比賽的世界紀錄。
是的,他就是被人稱爲遊泳運動曆史上最偉大的全能運動員,美國遊泳隊男頭號明星的“金童”——菲爾普斯。2008年,他帶著一家人開始環球旅行。而最後一站就是長城。想起童年的往事。他感慨萬千。他站在城牆上對父親說:“親愛的爸爸,還記得小時候你經常嘲笑我不要癡人做夢,但你的兒子很爭氣,不但贏得了世界冠軍,也實現了當時立下的環球旅行的誓言。”父親緊緊擁抱著他,熱淚盈眶的說:“孩子,我永遠爲你感到自豪。”
後來有記者問他,是什麽力量讓他將自己的理想一一變成現實的?他說:“我憎恨失敗,所以沒有人比我訓練更刻苦。我知道要實現理想,只能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因爲我的每一步都是整個人生!”

  張思誠是桃葉村土生土長的村民,因從事特色農産品經營而大賺一筆。爲享受更高品質的生活,爲接近銷售終端,思誠決心搬到城市生活。

離開村莊的前夜,鄉鄰們各自准備了一道拿手好菜,拼成一桌,爲思誠踐行。大鍋菜向上翻騰的熱氣被微風吹散在空中,也吹進了思誠的心,彙成了一股股暖流。思誠暗下決心,永遠不會忘記這裏的人們,永遠不會忘記這片淳樸的土地。飯後,鄉鄰又送上各自的禮物:王大媽的手編筐,李大娘的納鞋底,劉大爺的竹鳥籠……思誠高興地接受了禮物,滿臉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這笑裏滿是甜蜜,鄉鄰的熱情讓他感到幸福;這笑裏也略帶苦澀,飽含了離別的依依與不舍。“思誠,要是在城裏悶得慌,就回村住幾天,大家夥隨時歡迎你回來!”鄉鄰這短短的幾句叮咛,像陽光,像雨露,無聲無息地鋪滿了思誠的心裏面。

搬到城裏,思誠特地選了幾樣土特産送給鄰居。敲開第一家,開門的是一位身穿牛仔裝、頭頂爆炸式的帥小夥兒。衣服上大大小小的洞著實嚇了思誠一跳。剛說明來意,小夥便說“不用了,我吃不慣”。“砰”地關上了門。這一聲不似晴天霹雳,卻遮往了思誠心裏滿滿的陽光。再敲開一扇門,出來一位慈眉善目的大媽,她充滿警惕地小心張開一道門縫。思誠說明來由後,大媽滿懷感激地接過禮物,匆匆關閉了房門。思誠覺得自己像個身處牢籠的囚徒,只能透過一扇小窗與另一個世界接觸。第二天思誠倒垃圾,蓦然發現了自己送出的禮物,那禮物甚至連自己親自裹上的包裝都沒有拆。

烏飛兔走,轉眼又過幾年,思誠漸漸熟悉了城市的生活。不快樂,每天都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勞碌奔波;不悲傷,每天都對著鏡子自顧舔舐傷口,早已習慣了麻木不仁。他學會了禮貌地問候旁人,雖然習慣了那面具後一雙雙警惕的眼晴;他學會了恢諧的調侃,雖然洞見了那笑顔背後的一堵堵心牆。社區裏你來鳳凰奇迹往,防盜門開了又關,可幾個鄰居的心卻從未向思誠打開。思誠從未進入鄰人的世界,鄰人也未曾嘗試進入他的心間。思誠的收入很高,事業風生水起,生活水平令人豔羨,可周遭一道又一道的心牆將他牢牢拒之門外。他有歡樂,卻無人共享;有痛苦,卻無與分擔。思誠覺得自己像無根的浮萍、飄飛的落絮,尋不到一個落腳的地方。他想念桃花村鄉鄰淳樸無邪的笑臉,想念鄉鄰間沒心沒肺甚至粗鄙的戲谑,想念老家夏夜的蟬嗚、柴門的犬吠和雨後混雜泥土味道的田野氣息……

近年來,電子商務快速崛起,思誠也借助電商平台實現了由實體銷售向虛擬交易的轉型。他再次由貼近終端轉向原産地質量控制。帶著對鄉土的濃濃眷戀,帶著對鄉愁的拳拳期盼,思誠攜妻將雛回到了桃葉村。他貪婪地吮吸故土的田野氣息,深情地凝望這充滿真實的厚土,內心漾起一片睛天。

入夜,月高高,星寥寥,微風輕拂楊柳。鄉鄰們聚坐在思誠家門前,一個個端出拿手的小菜,歡迎思誠回家。大鍋萊向上翻騰的熱氣,氤氲著不朽的鄉情,伴著麥香蛙鳴永遠刻在了思誠的記憶深處。也許故鄉,才是流浪者心靈的最終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