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1bitjp"></kbd><dd id="1bitjp"></dd><option id="1bitjp"></option>

        街機達人/責任心

        稿件來源:樂哈健康網 簽發時間:【2019年12月15日】
        • 北京:女子攜槍支彈藥進地鐵10號線
        • 又一金毛托運慘死,當事人方表示要做鑒定已將狗狗屍體取走
        • 印度老橋坍塌 20余人失蹤

        有人說,責任不是一個甜美的字眼,它僅有的是岩石般的冷峻。是的,缺少責任心,面對你的是它的冷峻與冰冷。
        98年長江洪水,九江段堤壩決口,大片城區遂成澤國。誰曾想到,從決口的防護牆裏看到水泥中竟然沒有半根鋼筋,結構如此松散,怎能不堪一擊?此時此景,誰能不憤怒?貪汙官吏與承包者是拿百姓的生命開玩笑,這是缺少責任心的表現。難怪朱容基總理在場當著媒體的面,大聲呵斥:王八蛋工程!豆腐渣工程!
        90年北京亞運村附近“中國體育博物館”,剛剛建成15年,地基以出現不均勻下沉,85%以上的地板和牆壁出現貫通性開裂,承重鋼梁斷裂,存在重大安全隱患,以成危樓。而該建築當年曾獲建築大獎-魯班獎。這獎是不是有點諷刺?
        路橋的區政府大樓夜晚燈光明麗,一派詳和。誰曾想,只要你去過這樓的地下室,地面下沉,地基裂縫密布,才幾年工夫,此樓以成爲危樓了,堂堂的區政府大樓,路橋的形象以經蕩然無存。
        據說,這些負責人都已經受到法律的嚴懲。蛀蟲得到惡果,本應該是大快人心的事,但街機達人的心卻快不起來,他們可以坐牢,但這些花了大筆老百姓錢的工程卻成爲了王八蛋工程,卻每天汙染著人們的視線。
        與此同時,有人卻是這樣做:
        20世紀初的一位美國意大利移民曾爲人類精神曆史寫下燦爛光輝的一筆。他叫弗蘭克,經過艱苦的積蓄開辦了一家小銀行。但一次銀行遭搶劫導致了他不平凡的經曆。他破了産,儲戶失去了存款。當他帶著一個妻子和四個兒女開始的時候,他決定償還那筆天文數字般的存款所有的人都勸他:“你爲什麽要這樣做啊?這件事你是沒有責任的。”但他回答:“是的,在法律上也許我沒有責任,但在道義上,我有責任,我應該還錢。”
        償還的代價是三十年的艱苦生活,寄出最後一筆“債務”時,他輕歎;“現在我終于無債一身輕了。”他用一生的汗水完成了他的責任,而給世界留下一筆真正的財富。
        這是真正的人,這是大寫的人,他們用自己光輝的人格印證了責任的意義。責任的存在,是上天留給世人的一種考驗,許多人通不過這場考驗,逃匿了。許多人承受了,自己戴上了荊冠。逃匿的人隨著時間消逝了,沒有在世界上留下一點印記。承受的人也會消逝,但他們依舊活著,死了也活著,精神使他們不朽。
        英國王子查爾斯曾經說過:“這個世上有許多你不得不去做的事,這就是責任。”
        願我們所有人都把責任之心放在心上,無愧于自己的人生,讓自己的人生散發出淡淡的,金子般的光輝。

        我就象熱愛孕育生命的土地般熱愛白。
        緩緩用雙手鋪開白柔如緞的宣紙,墊上烏黑如黑天鵝羽毛,滑潤如白肌的石台。他,國畫丹青一樣的男人--徐悲鴻。大筆刷開般地潑墨,如身著青白衣袍的大武師華麗演繹武功般揮灑狼毫羽筆。羽筆仿佛潔白色的花翼蝴蝶,在宣紙上翩翩起舞。仿佛雨後金光下的有著神秘傳說的別戀七色彩虹,金白羽鴿鬥志昂揚地飛向綠色橄榄枝地出現了——《奔群》。
        這脫開缰繩的玉墨馬恍如鋪天蓋地而來,仿佛積蓄著晴天霹雳的力量,浩浩蕩蕩,風馳電掣。好似猛如手持丈八點鋼槍的翼德張飛,穩如山東郓城及時雨宋江,強壯如美國紅星施瓦辛格。
        這都是在能繪畫五顔六色夢想的白上水到渠成。
        出浴的美人白肌如雪,穿上白粉如櫻花的花嫁紗,露出纖白的玉腿。鋼琴聲在潔白的按鍵上幻化而出,仿佛白玉盤上滴滴珍珠的清脆鳥鳴聲。她,在交錯迷離的光線下輕舞低吟。鋼琴師卻在像砌一世嬌媚地身著紫白燕尾服憂郁地演奏。時空間恍如出現白衣白帽,雙翅金黃的愛之精靈與之一同在經殿裏冥冥祈禱。
        她們愛她們的銀白首飾與水青藍相間的服裝,她們愛她們亮白的牙齒,她們愛她們的茉莉花,她們愛她們的茉莉花茶,清香淡雅,沁人心脾。她們就是高山畲族人民。她們的笑聲如銀鈴般悅耳。她們的舞蹈如七仙女下凡。她們的身體裏好象蘊藏著在白的世界裏的巫師,可以變化出各種倩影。
        翡翠外衣的番石榴,咬一口便露出乳白的內心,就隱現書弦月的牙口。弦月仿佛混合著番石榴奶香奶香的乳汁,一點一點地被絢染,一點一點地煥發色味雙絕的白,好象一塊糖。套上一枚草編的戒指,就變成小女孩,純白童貞,好象定下今生的誓言。
        江南的白牆黛瓦,江南的水,江南的吳侬軟語,迷了多少江南才子。
        白牆黛瓦,好象女人的白肌與黑眸,好象有著女人的藝術生命。化作一股黑風攜帶白雲飛向西方天王宙斯的世界,擁抱世界上最美的女子--維也納。
        滾滾白浪激石而起,就像浮起千堆雪。
        江南女子迷一樣的人兒。閉月羞花的貂禅,沉魚落燕的西施,花容月貌的陳圓圓。她們坐上一艘荷葉,穿過迷虹橋,飄過袅袅炊煙,走向古昔今世。
        一滴血菩提吧嗒地落在宣紙上,化作一朵梅花。一滴苦咖啡吧嗒地落在宣紙上,成了一枝梅花。無數的白凝聚在一起,就幻化成了冬雪傲世梅花圖。
        街機達人是如此熱愛孕育生命的土地般地熱愛白。

        2001